瑞士艺术怪才机动艺术创作家让·丁格利 Jean Tinguely

 

不要以为这是一些光怪陆离的“破烂儿”,这些其实是瑞士著名实验艺术家、雕塑家让·丁格利(Jean Tinguely1925-1991)的作品。

 

 

正好彩票网这样的作品注定了其革命性的特征,从诞生之初就充满了争议。让·丁格利(Jean Tinguely),这位让瑞士人引以为傲的20世纪下半叶前卫艺术家的创作方式可谓史无前例,他号称既不雕也不塑,只是作为一位“垃圾”或者“废物”的搬运工,并将他们放到特定的空间位置,“攒”成一件作品,然后赋予它们生命(动态)。

 

 

人们说让·丁格利(Jean Tinguely)的作品充满了创造力、震撼人心甚至蕴含哲理……至少,他对艺术及事物的理解及处理方式让他创作出了独一无二的艺术语言和审美。

 

 

以下文字来自订阅号gong-art:

让·丁格利是20世纪下半叶世界最著名的瑞士雕刻家及实验艺术家,以机械式动态雕刻著称。丁格利的代表作是1960年3月17日在美国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花园创作的机动装置作品《向纽约致敬》(Hommage à Nuw York)。这是一架自动毁灭的机器,一架不能预知其运动过程的偶发机器(machine-happening)。

 

 

它由一个气球、两台电动机、一架钢琴和20多个自行车轮组成。这是一个由垃圾废品焊接而成的结构混乱、运动随即、兴奋无度的怪物,它的十多只手臂狂乱地敲打着钢琴键盘,在经过半个小时的癫狂运动之后,整个装置自行解体。这是艺术史上第一架能够自动解构的机器。这不是对纽约这座当代世界第一繁华都市的敬意,而是对现代机器文明的巨大讽喻。

 

 

丁格利自称这是一次“灾难的模拟”,他说:“我想通过造型来表现文明的终结。”美国著名艺术史家、行为绘画的倡导者哈罗德·罗森伯格(Harold Rosenberg)将丁格利的这件作品看成是可以与杜尚的《下楼梯的裸女》、毕加索的《格尔尼卡》和德·孔宁的《女人一号》相提并论的“二十世纪艺术的圣像”之一。1961年末和1962年初,丁格利在丹麦哥本哈根和美国内华达州的沙漠中分别展示了他的自毁机器《世纪末习作之一》和《世纪末习作之二》。他这些机器里安放了烟火和高爆炸药,因此作品自动毁灭的情景更加惨烈、更加恐怖。这组机动装置作品被人称作是“世纪末习作,可以自毁、精力充沛而富有攻击性的魔鬼雕塑”。

 

 

丁格利1925年5月22日生于瑞士弗里堡(Fribourg)。1941至1945年就读于巴塞尔美术学院。1952年,让·丁格利偕夫人埃娃·阿布里(Eva Aeppli)移居巴黎。次年,他即开始了造型艺术家的生涯。他的首批创作是一组名为《祈祷的风车》(Les Moulins à prière)的手动装置作品。

 

 

这批处女作虽然比较粗糙,但却预示了坦戈利一生的探索方向,那就是运动。1955年,丁格利与妮基·圣法尔(Niki de Saint-Phalle)相识,后来两人成为夫妻,并合作完成了许多作品。1958年11月,丁格利与克莱因在伊利斯·克莱尔画廊展出了两人合作完成的作品《纯粹的速度,稳定的单色画》(Vitesse pure et stabilité monochrome),他们把克莱因的蓝色单色画固定在快速旋转的电唱机转盘上,不断加速旋转的转盘让人觉得有一股不可遏制的力量,似乎要将那上面的绘画作品解体。

 

 

1959年7月,丁格利的“参与-自动机器”(Méta-matic)在伊利斯·克莱尔画廊展出,展览期间他又制作了两个布告牌,由一些人背着,走遍整个圣日尔曼·德·普雷区,他邀请观众参加这个“由‘参与-自动机器’生产的最佳绘画比赛”,5000名观众参加了这场行为艺术活动,其中有杜尚、查拉、曼·雷和阿尔普等达达主义的元老和荒诞派戏剧大师尤奈斯库。同年,丁格利还应邀参加了第一届巴黎双年展,在展览会上,他利用他的绘画机器《参与自动机器第17号》制作了4000幅图画,并把这些图画分发给观众,这一艺术行为成为此届巴黎双年展最引人注目的亮点,获得了广泛的好评。

 

 

 

 

 

 

 

 

 

 

 

 

 

 

 

 

 

 

 

 

 

 

 

转载须注明: 内容转载自:灵感日报

本文链接地址: 瑞士艺术怪才机动艺术创作家让·丁格利 Jean Tinguely

Post Comment